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方净土

我的动力源于您的支持。胸藏文墨虚若谷,腹有诗书气自华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我的父亲 3(散文)作者 副总统  

2012-12-08 18:59:32|  分类: 与我有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网易文学采风《我的父亲 3(散文)作者 副总统》

 

中国作家协会《文学采风》推荐作品(散文) 编号(0224)

 

 

我的父亲 3(散文)作者 副总统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父亲 3(散文)作者 副总统 - 网易文学采风 - 网易文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原著作者 副总统


     从小到大,在我的心目中,父亲的形象一直都那么高大。在我眼里,太多太多难做的事,可是,父亲都一一做到了。父亲真了不起。
   以前,村民们家里都没有自来水,几乎半个村子的人吃水都要到姓郑的一个井上去自己挑水。我家也是。每当这个时候,我做的最多的就是提井绳。尤其是刚开始的时候,那么长一根井绳,绕在一起,对我来说就是一个不小的挑战。当然,随着年龄的增长,井绳就变得越来越轻了。后来,很多时候,弟弟或妹妹都抢着去干……再后来,提井绳这事儿就没我的份儿了。
   那时候,我们家有一个大水缸,有时候,也用作鱼缸。因为,爸爸在大水缸里养过鱼(也养过红色的小金鱼)。每次换水之前,爸爸都要小心地把鱼舀到水盆里,等把大缸刷干净,里面重新放满水之后,再把鱼放回去。我常常踮着脚,扳着缸沿儿,看着鱼儿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,或上或下。父亲嘱咐过,不能伸手去抓,所以,每次,我只是静静地看。每当那个时候,我都感觉父亲太了不起了,那么大一个水缸,父亲不大会儿就能挑满水。看着缸里的鱼,心里也会说,“鱼儿啊,我父亲很伟大吧。你们也应该谢谢父亲。是他为你们换了新水,你们才可以这样自由自在的。”
   小时候,我记得很多人家都种一种经济作物,叫红麻(老百姓都叫它洋麻)。不知何故,很多年前,老百姓都不种了。洋麻能长两三米高,有红杆的,有青杆的,浑身长满了刺,也开花。同一棵红麻的叶子也不相同,上部的叶子是裂开的,而下部的叶心形,不分裂。收割完以后,要用刀把叶子砍下,准备放到了水湾里去沤泡。待到两周到三周以后,再捞上来。那时,洋麻已经骨皮分离,只取它的皮就好了(洋麻的茎皮,则是供织麻袋、麻布、鱼网和搓绳索等的上好原料。),而麻杆用来烧火。
   每年杀红麻的时候,爸爸都要请好假,在家把镰和刀都磨得亮闪闪的,然后,开赴战场。镰、刀飞舞,只听到沙沙的响声,只看到一排排洋麻应声而倒,一片片叶子被削落在地。看着父亲干净利落地收拾着这满地的敌兵,我的心里也会冒出一种特别自豪和满足的感觉。父亲真伟大,这么高的洋麻不也一样倒在他的脚下了吗?洋麻身上的刺也吓不倒我伟大的父亲。
   杀完收拾完以后,只是地里的工作结束了,然后,要把打好捆的洋麻运到河边或水湾边。如果地势不合适,父亲还要下到水里去,用铁锨挖泥,做成一个有形的坑,然后把洋麻放进去,都没到水面以下,并且还要用石块或泥巴压牢固,以防洋麻随水飘走。
   两三周过去了,就是该把熟透的洋麻挖出来,进行皮杆分离的时候了……那时的工作量比沤泡的时候还要大。因为,洋麻喝足了水,特别沉,还带着一股臭味儿。洋麻皮儿扒好以后,还要拿到清水里去涮,清洗干净,然后晾晒干。看看一会儿去捞洋麻捆,一会儿又去涮洗的父亲,再看着一卷卷随风而干的白白的洋麻皮,我的心里又不由得赞叹我伟大的父亲了。不怕脏不怕累,不知疲倦的父亲,您真了不起!

 


2012年12月1日于山东肥城教师村

 

原作品网址:http://maria65338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28079482201211191125336/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