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方净土

我的动力源于您的支持。胸藏文墨虚若谷,腹有诗书气自华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我的父亲(散文)1~2 作者 副总统  

2012-11-29 17:19:00|  分类: 与我有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中国作家协会《文学采风》推荐作品(散文) 编号(0217)

 

 

我的父亲(散文)1~2 作者 副总统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父亲(散文)1~2 作者 副总统 - 网易文学采风 - 网易文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原著作者 副总统

 

     我的父亲(1) 

       我的父亲是一位老实巴交的农民。直到现在,父亲仍不肯离开他住习惯了的农村,和母亲一起生活在老家。我的父亲很平凡,但却很伟大。父亲爱我们,我们爱父亲。
       由于所赶的时代和当时的家庭条件所限,父亲的文化程度并不怎么高,但是,父亲的悟性很好,善于学习和钻研,从十七岁开始就在村里当会计。自打我记事起,父亲就是村会计,一天到晚忙着整材料,做报表等,反正基本都是跟账目打交道。因为父亲办事稳妥,能力强,所以,深得村民们的信任和拥戴。还有时候,村里需要外出办事,父亲很多情况下都要前去。
       记得,我小的时候,我们村的副业搞得特别好,经常要给外地的客户去送货或者带外地进货,这些都离不开父亲。父亲跟车去,跟车回,有时候是白天,有时候是夜里,那种辛苦是可想而知的。
       不过,有时候,父亲出发回来也会给我带回“好东西”。我没上学之前,父亲就给我买那时农村孩子很少有的玩具;后来,我上学了,父亲就给我买我最喜欢的书。那时,年轻的父亲给我的感觉总是那么忙忙碌碌的,可是他说,“给村里干事,累点,没啥。”
       我们姐弟几人都慢慢长大了,一个个都离家上学了。所以,只有在节假日的时候,我们才能和父亲母亲坐在一起说说话,谈谈心。
       我记得,那时候,几乎成了习惯,晚饭后,在父亲的号召下,我们全家人都坐在一起。每次,都是父亲先开头说几句,然后,我们都敞开心扉,说说各自的学习、生活和思想等方面的情况,同时,父亲和母亲也向我们说说家里的情况,还有家里的一些打算等。每当这个时候,我们都有那种在父母怀抱里的安全感和亲切感,总是感觉特别温馨。这就是父亲和母亲给我的家的感觉。
       有段日子,我家的境况很窘迫,可是,父亲和母亲都默默地挺着,不让我们为此而分心,唯恐影响我们的学习。越是这样,我们姐弟几人都越能体谅父母的艰辛和用意,越是在学习上更加努力。
    毕业了,工作了,我们都走上了各自的工作岗位,父亲还是跟原先一样,除了忙工作,还和母亲一起分担家庭重担。在我从毕业到工作的那一段日子里,父亲为我操够了心。因为我的工作分配问题,我本想能留在城里,可是……我不甘心,父亲也不如意。于是,几乎一辈子都不愿求人的父亲,拉下脸来,为我找人、托关系,三天两头往城里跑。
       最终,因为说不清的原因,我工作的事没能办成。尽管没有办成,但是,我深深地知道,父亲已经尽力了。我不忍心看父亲为我发愁的样子。于是,我无奈地对父亲说,“您别再去跑了,分在下面也挺好的,离家近,能常回来看看您。我去报到上班吧。”就这样,我在市局分配指令下达的三个半月以后,去指定单位报到上班了……这件事,对父亲的影响不小,为了他的子女,他顾不得自己的老面子,丝毫不惜自己的力气,辛苦操劳!

 

        我的父亲(2) 

       父亲和母亲一起操持着我们这个家。他们平时很节俭,吃的用的从不讲究。但是,如果是把钱花在我们姐弟身上时,他们从不吝啬。
       虽然我们家姊妹不少,可是劳动力不足,和父亲一样,母亲每天也都为村里人做事。他们尽可能多地挣些工分儿,想到年终结算时多拿点钱。尽管如此,家里的钱总是不够花。
       快要过年了。父亲和母亲商量着,挤出点钱来,给我们姐弟几个添件新衣服。而他们自己呢,一件褂子或裤子,一穿就是好几年,破了,缝缝补补,然后再穿,却总也舍不得给买件新的。我们姐弟几个一般情况下都能更新一件。有时是一件上衣,有时是一条裤子。当然,极特殊情况下,也有不给我们买衣服的时候,或者不能给我们姐弟几个同时都买。
       有一年快要过年的时候,不懂事的小妹看到我们两个当大姐的试穿新衣服,于是,她就找父亲母亲去要,但是因为钱的缘故,没有给她做。小妹耍性子,我们跟她说什么,她都不听,闭着眼睛在那儿哭,也不去睡觉,死活就要新衣服。母亲特别为难。父亲见状,抱着小妹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哄睡了小妹。他还跟母亲说,“不就一件衣服吗?我们再省省就有了。明天,你去邻居二哥家借点钱,再买块布给孩子做一件吧。”那一年春节,我们姐弟几个都高高兴兴地穿上了新衣服,而父亲和母亲却没有添一件新衣服。
       平时吃饭的时候,我们都是一家人围坐在一张桌子周围。一般情况下,吃饭是见不着炒菜的。偶尔,有炒菜的时候,也就跟煮菜差不多,油水很少的,更不要巴望着有肉了。即便是这样,懂事的我和二妹也很少吃菜。我从一出生身体就很好,可是,二妹受不了了,后来,出现了因为营养不良导致的低血糖的情况。父亲知道二妹的发病原因以后,就立刻跟母亲决定,在现有经济条件下,尽最大能力给我们姐弟几个加强营养。我们明白,这是父亲母亲对我们的爱。我们都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。每当有所谓的稀罕东西只让我们独自享受时,我们都要千方百计地拿出来,要一家人分而食之,和我们亲爱的父亲母亲一同分享。
       后来,我们姐弟几个上学需要交学费或书费的时候,父亲从来不打折扣,如果当时自己手底下没有,去向别人借来,也要给我们把费用交齐。多次听见父亲跟母亲说:“孩子上学,这是我们家里的大事。一定不能让孩子因为钱受委屈……”
       还有,我考上大学那年,父亲和母亲特别高兴和自豪。可是,接着,我就看出来了,父亲和母亲的脸上显出很沉重的表情。我明白了——是为“巨额”的学费而发愁呢。是啊,一个农村家庭,到哪里去一下子弄这么多钱?于是,我跟父亲说,“算啦吧。父亲,我不想去……”我的话还没说完,父亲就急眼了。“说什么呢?怎么可以不去上学?我们家的困难只是暂时的。再说了,我和你母亲会想办法解决的。”听着父亲有力的话语,我没敢看他的眼睛,但是,我的心里却明显地感觉到一阵剧痛……
       还说什么呢?什么都不说了,打点好行囊,准备北上求学。从小长到这么大,我还从来是没有独自出过远门呢,父亲不放心,所以,决定亲自送我到学校。那天,离开家去车站的时候,母亲送我们走出很远,父亲替我拎着两个大包,一直走在我的前面,为我引领着向前的路。

 

2012年11月28日于山东肥城桃花源

 


原作品网址:http://maria65338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28079482201210287130185/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