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方净土

我的动力源于您的支持。胸藏文墨虚若谷,腹有诗书气自华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我的父亲(2)  

2012-11-29 00:16:20|  分类: 副总统散杂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我的父亲(2)

作者/副总统


    父亲和母亲一起操持着我们这个家。他们平时很节俭,吃的用的从不讲究。但是,如果是把钱花在我们姐弟身上时,他们从不吝啬。
    虽然我们家姊妹不少,可是劳动力不足,和父亲一样,母亲每天也都为村里人做事。他们尽可能多地挣些工分儿,想到年终结算时多拿点钱。尽管如此,家里的钱总是不够花。
    快要过年了。父亲和母亲商量着,挤出点钱来,给我们姐弟几个添件新衣服。而他们自己呢,一件褂子或裤子,一穿就是好几年,破了,缝缝补补,然后再穿,却总也舍不得给买件新的。我们姐弟几个一般情况下都能更新一件。有时是一件上衣,有时是一条裤子。当然,极特殊情况下,也有不给我们买衣服的时候,或者不能给我们姐弟几个同时都买。
    有一年快要过年的时候,不懂事的小妹看到我们两个当大姐的试穿新衣服,于是,她就找父亲母亲去要,但是因为钱的缘故,没有给她做。小妹耍性子,我们跟她说什么,她都不听,闭着眼睛在那儿哭,也不去睡觉,死活就要新衣服。母亲特别为难。父亲见状,抱着小妹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哄睡了小妹。他还跟母亲说,“不就一件衣服吗?我们再省省就有了。明天,你去邻居二哥家借点钱,再买块布给孩子做一件吧。”那一年春节,我们姐弟几个都高高兴兴地穿上了新衣服,而父亲和母亲却没有添一件新衣服。
    平时吃饭的时候,我们都是一家人围坐在一张桌子周围。一般情况下,吃饭是见不着炒菜的。偶尔,有炒菜的时候,也就跟煮菜差不多,油水很少的,更不要巴望着有肉了。即便是这样,懂事的我和二妹也很少吃菜。我从一出生身体就很好,可是,二妹受不了了,后来,出现了因为营养不良导致的低血糖的情况。父亲知道二妹的发病原因以后,就立刻跟母亲决定,在现有经济条件下,尽最大能力给我们姐弟几个加强营养。我们明白,这是父亲母亲对我们的爱。我们都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。每当有所谓的稀罕东西只让我们独自享受时,我们都要千方百计地拿出来,要一家人分而食之,和我们亲爱的父亲母亲一同分享。
    后来,我们姐弟几个上学需要交学费或书费的时候,父亲从来不打折扣,如果当时自己手底下没有,去向别人借来,也要给我们把费用交齐。多次听见父亲跟母亲说:“孩子上学,这是我们家里的大事。一定不能让孩子因为钱受委屈……”
    还有,我考上大学那年,父亲和母亲特别高兴和自豪。可是,接着,我就看出来了,父亲和母亲的脸上显出很沉重的表情。我明白了——是为“巨额”的学费而发愁呢。是啊,一个农村家庭,到哪里去一下子弄这么多钱?于是,我跟父亲说,“算啦吧。父亲,我不想去……”我的话还没说完,父亲就急眼了。“说什么呢?怎么可以不去上学?我们家的困难只是暂时的。再说了,我和你母亲会想办法解决的。”听着父亲有力的话语,我没敢看他的眼睛,但是,我的心里却明显地感觉到一阵剧痛……
    还说什么呢?什么都不说了,打点好行囊,准备北上求学。从小长到这么大,我还从来是没有独自出过远门呢,父亲不放心,所以,决定亲自送我到学校。那天,离开家去车站的时候,母亲送我们走出很远,父亲替我拎着两个大包,一直走在我的前面,为我引领着向前的路。


——2012年11月29日于山东肥城教师村【原创】我的父亲(2) - 副总统 - 一方净土
 
【原创】我的父亲(2) - 副总统 - 一方净土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2)| 评论(5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